一张讲桌、一块黑板、一个凳子。三尺讲台上,陈友轩坐着为孩子们上课的情景,定格成了一道风景。从1982年从教至今,陈友轩从未离开过蒙城县坛城镇农村教学第一线。患病后,他忍着腿疼,坐在板凳上上课也不愿请一天假。36年来,他一心扑在教学上,时间和工资都投在了学生身上。桃李盛开,芳香四溢,皆是对他最好的报答。

陈友轩宁愿坐着给孩子们上课也不缺课陈友轩宁愿坐着给孩子们上课也不缺课

  坐着的身影,定格成课堂最美风景

  对讲台的留恋,陈友轩已经达到了痴迷,痴迷到宁愿忽略自己的健康,也不愿缺席学生一节课。

  双腿肿胀、疼痛,频发低热。6年前,陈友轩的身体就开始出现异样。课堂上,他的腿疼得厉害,好几次,他站立不稳,只能用手撑着讲桌。

  学生们多次劝老师回家休息或去治疗,无果。实在看不下去了,学生们便为陈友轩准备了一个凳子,让他坐着讲课。

  “上午还好,一到下午就开始肿、疼,晚上还会莫名其妙发烧。一直这样反反复复。”陈友轩说,他以为没什么大碍,只是吃点药来退烧、止疼,没想到一年后,腿部的肌肉像是萎缩了一般,用指腹轻轻一按就是一个窝。

  “我劝他几次了,让他赶紧请假去治疗,他总说没事。”蒙城县坛城中学校长谢廷邦说,当时,正值他带的那届学生面临中考,陈友轩担心临时换老师会影响学生的中考成绩,一直拖着病体坚持上课。

  家人意识到陈友轩的病情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三番五次劝他请假治疗,固执的陈友轩才勉强答应,但前提是必须要等他的学生参加完中考。

  一个月后,中考结束,陈友轩所带的九(3)班学生的综合成绩,在全校排名第一。

  病痛自己咽,最好的一面留给学生

  中考结束,陈友轩终于做了一次彻底检查,结果为特发性血小板增多症,需要用药物和针剂来控制,否则就会转为白血病或血栓。与此同时,陈友轩也开始了苦不堪言的治疗过程。

  按照医生的叮嘱,陈友轩要在医院接受全面治疗,病情有所缓解后才能投入工作。但是,陈友轩没请一天假。白天课多,为了不影响上课,他并不按医生叮嘱的时间打针。

  陈友轩的妻子冯素华告诉记者,陈友轩的病症很奇怪,每次打完针后的两三个小时就会伴有高烧不退、浑身冰冷、唇色发黑、面部红胀等症状。即便是在炎热的夏季,他也得裹着厚厚的棉被睡上五六个小时才能渐渐恢复正常。这中间的八九个小时是最痛苦难熬的,因为白天要上课,他只能选择晚上打针,把最好的精神状态留给学生。如果第二天有新课或课多时,他担心身体恢复的不彻底而影响学生和课堂效果,就会推迟打针,由两天一针变成四天一针或五六天一针。

  “反正我这个病就这样了,慢慢维持着就是了,你不能因为这样就随便缺课呀,也不能让学生整天面对一个病恹恹的老师吧!”陈友轩故作轻松地说。

  盛开的桃李,就是对他最高的评价

  陈友轩任教的是英语学科,农村孩子基础薄弱,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来慢慢消化。而课堂上的时间极其有限,怎么办?陈友轩向学校申请了一间杂物房居住,方便他利用放学和晚上的时间轮番给学生补缺补差。

  “他最看不得穷人家的孩子吃不上热饭、穿不上暖衣,几乎把所有工资都投在了学生身上,喊学生一同跟他吃住,为学生买书包、衣服等用品。”谢廷邦说。

  桃李盛开自芬芳。在陈友轩的手机里,记者看到了很多他和已毕业学生的短信、微信聊天记录:“最不放心你的身体,请你悠着点,别再那么拼了,我们会心疼的。”“我在深圳混得还不错,这里风景很美,我派人去接你过来旅游好不好。”“你对我们那样好,下辈子也不会忘记你的。”……看得陈友轩热泪盈眶。

  张文建上学的时候,家里特别贫困。陈友轩对他照顾得多,不仅管他吃,连他的学习和生活用品也包了。毕业后的张文建曾在亳州移动公司上班,一有空他就会登门探望恩师。有一次,得知陈友轩在市里参加一个月的培训,张文建推掉所有应酬,天天陪陈友轩吃饭,还带着陈友轩上街买了几套换洗的衣服。

  张文建说,陈友轩是他遇到过的最好的老师,他不仅在学生们的心田种下了知识的种子,还种下了善良和爱,教他们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

  来源:中国亳州网

  (责任编辑  黄雨欣)